迪声情报站 首页 安危新闻 查看内容

演唱会黄牛票现象越来越猖獗 消协探讨可行方案

发布者: 水雪妮 查看: 131 评论: 0 2024-7-10 12:37 |原作者: 迪拜网

摘要: 以周杰伦演唱会原价398元的Cat 1门票为例,依据座位是否靠前来定价,以原价两倍到15倍的价格转售。第一排中间位置的票价高达6000元,比该区域随机座位的原价700元高出逾10倍。黄牛抢购热门演出门票再高价倒卖的现象 ...
以周杰伦演唱会原价398元的Cat 1门票为例,依据座位是否靠前来定价,以原价两倍到15倍的价格转售。第一排中间位置的票价高达6000元,比该区域随机座位的原价700元高出逾10倍。
黄牛抢购热门演出门票再高价倒卖的现象,在本地越来越严重。2024年首五个月,新加坡消费者协会接获65起相关投诉,比2023年全年的18起大幅增加。消协今年6月成立委员会,将探讨可行方案,向政府建议立法遏制这一现象。
今年初,泰勒丝在本地的演唱会一票难求,原价约300元的门票,在网上转售时价格涨了五倍,卖出1500元高价;5月,冰岛爵士歌手林冰(Laufey)的演唱会门票10分钟内售罄,原价98元的门票,在网上以500元转售。这种现象十之八九都是黄牛从中作梗。

  
 
为了解黄牛的操作和行情,记者在社交媒体平台观察,并佯装粉丝与黄牛接触。以今年10月开唱的周杰伦“嘉年华2024”世界巡回演唱会为例,在5月29日公开售票的一个多月前,包括Carousell、Telegram、小红书等平台上早已有人开始售票。记者通过小红书上一则发布于4月25日的广告,联系上一名黄牛,当时广告下方已累计近300次点赞和数十则留言。
黄牛要求与记者加为微信好友,并指可以通过线上转账进行门票交易。对方的微信朋友圈内,也发布亚洲多个国家及地区的演唱会门票广告。


  黄牛的微信朋友圈内有大量广告,包括亚洲各国家地区的演唱会门票、粉丝见面会、门票代刷等。(微信截图)
 
黄牛售票服务“完善”
黄牛提供的售票服务可说相当完善,会根据买家的预算来提供不同座位的门票。以周杰伦演唱会原价398元的Cat 1门票为例,依据座位是否靠前来定价,以原价两倍到15倍的价格转售。第一排中间位置的票价高达6000元,比该区域随机座位的原价700元高出逾10倍。
当记者询问门票来源时,对方坚称是官方赠票,不断催促记者买票,并再三强调自己是通过正规渠道取得门票,并非黄牛。记者提出致电对方以进一步了解详情,而黄牛则以不便为由拒绝通话,这批门票是否货真价实最终不得而知。


  记者向黄牛询问门票来源,对方坚称是来自主办方的内部门票,不过这种说法过后遭主办方否认。(微信截图)
 
记者过后联系上演唱会主办方Horizon Production,发言人指黄牛所谓票源的说法并不属实,主办方并未提供通过正式渠道出售以外的门票,而一旦发现有黄牛兜售门票的情况,票务公司也将采取行动。主办方也呼吁公众通过官方渠道购买演唱会门票。
除了颇具规模的职业黄牛,本地也有不少人为了赚些外快而充当黄牛,记者联系到一名七年前就开始转售门票的学生杰克(化名)。


  杰克(左)告诉记者(右),他通过原价买入、高价卖出活动门票的方式确实赚了不少钱。(视频截图)
 
黄牛用专业程式网上抢票
杰克说,自己从小学时就开始倒卖球鞋,通过原价购入、高价卖出的方式赚钱,后来开始尝试转售活动门票。他忆述,近期获利最高的是泰勒丝演唱会,自己共转售了三张门票,每张门票的纯利润高达800元,共赚了2400元。
杰克平时是使用一套专业的抢票机器人程式在网上进行自动抢票。在转售门票时,他倾向于线上交易,不仅方便快捷,也保障自己的安全。除非买家坚持当面交易且愿意出高价,他才会考虑线下交易。

  
   
    延伸阅读
   
  
   
      
   1534人坠演唱会门票骗案 一年来损失至少110万
  
  
   
      
   “黄牛”猖獗 消协促立法限制转卖门票及转售价格 
  
 
至于如何说服对方买票,杰克说,多数选择购买门票的都是明星的粉丝,自己通常会告诉对方,“反正你是他(她)的粉丝,你自己爱看不看”。多数买家会对这样的态度更加信服,货比三家找不到票后,通常会再来询问,成交率很高。
消协答复记者询问时透露,有关黄牛票的相关投诉,从2022年的九起增加到2023年的18起,而2024年前五个月,消协已经收到约65起投诉。这些投诉大多涉及消费者通过转售商或未经授权的销售商购票,却未拿到门票。由此可见,粉丝愿意花大价钱向黄牛买票,不但助长了黄牛活动,也衍生出不少诈骗案件。
黄牛愈加猖狂 消协吁立法管制
消协中央委员会会员兼教育小组组长伍修宏说,黄牛炒票情况猖獗,消协希望当局能够立法来避免情况加剧。他以日本和澳大利亚为例,日本禁止以商业目的转售门票,违例者可能面临监禁或罚款;在澳大利亚,门票转售价格不得超过原价加上交易成本的10%,转售广告上也须注明原价。除了部分国家对门票溢价有严格规定,不少国家包括美国则通过立法禁止使用机器人或者其他软件购买活动门票。


  消协中央委员会会员兼教育小组组长伍修宏说,消协已在今年6月成立委员会,打算探讨可行方案,向政府提议立法来遏制黄牛炒票的乱象。(视频截图)
 
消协在今年6月成立委员会,将参考其他国家的措施,研究出可行方案,向政府建议通过立法遏制这一乱象。
专家:实名售票与动态定价未必有效杜绝黄牛
针对如何杜绝黄牛倒卖门票的措施,其中讨论最多的是实名注册和动态定价(Dynamic Pricing),但受访学者和业者认为,这两种方式各有利弊,且未必行之有效。
实名注册或可帮助杜绝黄牛,但在演出现场验证门票须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而动态定价虽然可能会帮助主办方和消费者达到双赢,但未必能从根本上杜绝黄牛。
动态定价是根据市场需求,在不同时段以不同价格将产品销售给不同消费群体。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分析与运营系副教授胡震禹(34岁)受访时说,动态定价早已广泛应用于机票售卖,它能够更好地帮助卖家把控价格,赚取利润。


  国大商学院分析与运营系副教授胡震禹说,动态定价目前最普遍的应用是在航空业,特别是机票的售卖。(受访者提供)
 
他指出,若演唱会采用动态定价,有机会实现主办方与消费者的双赢。愿意花高价却抢不到门票的粉丝,可以利用这样的机制买到票;但这也许会损害另一部分消费者的利益,那些只愿意在规定价格内购票的买家就可能买不到票。
另一方面,动态定价未必能杜绝黄牛,在市场需求高、供给有限的情况下,动态定价机制很可能导致票价不降反升,让一开始就囤票的黄牛获利。胡震禹说,若想遏制黄牛,动态定价可能不是好方法,实名注册会更加有效。
SISTIC市场营销总监陈美方受访时,也认同这一观点。她说,其实SISTIC已经有实名注册的选项,但这必须经过主办方和场地方的同意才能实行。实名注册购买门票的演唱会,消费者在入场前必须提供身份证明进行核实,这样一来,黄牛票就难以转卖出去。


  SISTIC市场营销总监陈美方说,SISTIC目前已提供实名注册方式,但需要主办方和场地方的同意。(视频截图)
 
不过陈美方指出,场地方和主办方必须考虑如何在入场者众多的情况下核实身份、验证门票,尤其是大型演出,人流管控将受到影响。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分享到:

小黑屋|迪声情报站 © 2001-2013